取消藥品加成仍難杜絕藥品回扣lovebet注冊
2018-07-30T14:53:35
lovebet注冊

取消藥品加成不等同于藥品沒回扣

近日,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同衛生部、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發出《關于推進縣級公立醫院醫藥價格改革工作的通知》?;嵋橐?,取消300余個試點縣級公立醫院的藥品加成政策,試點醫院的藥品價格要降低15%左右,為此減少的合理收入,通過增加政府投入、調整醫療服務價格等途徑予以補償,改革醫保支付方式,提高醫保支付水平,不會增加患者負擔。(9月23日《人民日報》)

取消藥品加成,實行零差價銷售藥品,直接減輕患者的負擔。但就藥價虛高而言,只是處理了流通這一環節,而藥品定價環節并未有實質性的觸動。破除“以藥養醫”,關鍵還得從體制上進行根本扭轉。

國家發改委、衛生部等9部委2009年8月18日發布了《關于建立國家基本藥物制度的實施意見》,這標志著我國建立國家基本藥物制度工作正式實施。隨著基本藥物制度的實施,藥品價格下降了,但還得看具體降價的比例問題。部分藥品由于降價幅度比較多,隨之產生的這類藥品在取消加成的醫院銷售受到嚴重影響,甚至放棄使用的情況出現。而部分品種價格雖有所下降,但觸動并不大,臨床促銷照樣實行,醫生回扣現象并未杜絕。

公立醫院改革的難點在于破除“以藥養醫”,破除“以藥養醫”的難點在于如何改變醫院的趨利性,如何保障醫療從業人員的福利待遇。長期以來,“以藥養醫”的政策實行,是將醫院的利益來源轉嫁給患者埋單。取消藥品加價,醫院的直接利益加少了,醫生的灰色收入并未因此而消除。醫院的利益少了,醫生的收入并不未受影響,醫生還是靠藥品來養著,破除“以藥養醫”還是難以達到。

破除“以藥養醫”,單純的靠政府補貼,對國家財政也是一大考驗。其改革的重點還是在于生產廠家的讓利,把藥品價格真正降下來,才能鏟除醫療從業人員的“灰色利益鏈”。“港大深圳醫院”模式的探索,有一定的借簽經驗,推動“政事分開、管辦分開、醫藥分開、營利與非營利分開”。推動醫療人員從業人事制度改革,有助于緩解糾正行業的不正之風,打破終身制,實行聘任制有助于醫療從業人員素質的提高。

“建機制、控費用、調結構、強監管”的改革原則,還需進一步的探索。取消藥品加成的做法,還暫時停留在政府補貼的層面。生產企業讓利,醫生回扣的減少,流通環節的減少,才能進一步推動藥品價格虛高的改善。破除“以藥養醫”,解決藥品定價環節的漏洞是關鍵,實行“醫藥分離”,解決流通環節漏洞是關鍵,而公立醫院剔除趨利性,讓醫院真正姓“公”的阻力,還得看真正實行“醫藥分離”。所以,醫改必定是個系統工程,從單一的環節著手,還是很難取得良好的效果。

取消藥品加成并不等同于藥品沒有回扣,但還是得看到其進步意義。解決“看病貴”的問題,必定還是得看綜合體制的改革成效。取消藥品加成的全面實行,讓更多的患者得到實惠,才能進一步加大醫改的力度。

相關新聞:藥品回扣暗轉明系謠傳 蘇衛生廳:無調研文件

昨天,網上一則消息被熱傳。該消息稱:醫改辦近期或出臺《關于藥品流通行業改革發展的意見》,醫院藥品提成將從“暗扣”變“明扣”。

這則消息源于某報17日頭版的一則新聞,文中說:“記者從消息人士處了解到,國務院醫改辦近期將出臺對藥品流通行業變革發展具有指導性的《關于藥品流通行業改革發展的意見》。醫院藥品提成將從"暗扣"變"明扣"。”

該文進一步說:“該消息人士透露,藥價虛高的流通環節還應包括醫院中的"流通"向醫生支付30%左右的藥品提成費。據透露,《意見》提出了具體措施解決這一問題,將"暗扣"變"明扣"。"暗扣"是指藥品分銷企業給醫生個人的提成,"明扣"則是將暗扣這種暗箱操作的做法變成醫院與藥企之間的討價還價,醫院將這筆收入納入本單位的績效考核。”

此消息一出,立即引起社會廣泛關注。

記者昨天向江蘇省醫改辦核實。省醫改辦相關負責人十分慎重,經與國務院醫改辦核實后鄭重告訴記者:“國務院醫改辦權威人士說,這個消息子虛烏有!”

記者昨在江蘇省衛生廳和江蘇省醫學會采訪后得到的消息也都是:“目前尚未聽說有該文件的調研與征求意見。”

中國醫藥企業家協會顧問、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顧海教授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指出:“這是個大笑話。醫生的暗扣到底是多少,是個無法統計到的數字。全國大大小小醫院的扣率是不一樣的,每個廠家每個具體產品,給予不同的扣率。

每個醫生拿回扣的多少也是根據處方量和藥品零售價,這個數據是算不出來的,30%也可能超,也可能還不夠。即使這個數據能夠統計出來,完全杜絕"暗扣",在強大的經濟利益慣性下,也會是一個長期的過程,絕對不是哪個政策就能一蹴而就的,更不可能以"明扣"的形式予以糾正。”

顧海教授認為,從來沒有哪個政策規定、沒有哪個部門認定拿回扣是合法的,紀檢部門也一直在介入,但還是成為行業潛規則。現在暗扣的手法也是層出不窮,比如和某醫生合作搞科研,給你個十幾萬的研究費,這個如何被界定和查出是回扣?衛生監管部門如何保證“暗扣”變“明扣”后,“暗扣”就能完全杜絕?搞不好還會成為“地上地下”共存的“二度回扣”。

南京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醫院院長對記者坦言,就目前政策來說,如果撇開招標采購價然后再與藥企“二次議價格”是嚴重的違規行為,要做到這一點,首先必須打通政策障礙。

網絡上不少業界人士也紛紛提出異議,一位加V的微博網友@醫藥縱橫在微博中就明確表示了對該“新政”可信度的質疑:“新聞無確切來源,經核不屬實,別傳了。”記者注意到,他的認證資料顯示為北大縱橫管理咨詢公司醫藥合伙人。網友@nasa222跟帖道:“我也覺得這條消息不靠譜。”浙江臺州市立醫院的章雷網友@章雷的微博甚至預言,“不出三天,衛生部就出來辟謠。”

向藥價開刀,減百姓負擔,引起了很多網友的關注,相比專業人士的冷靜,公眾倒是對這個熱傳的“或出臺政策”的初衷給予肯定,并對“再擠虛高藥價水分”給予期待。他們認為,醫生開大處方、大檢查、用進口手術器材等,根源都在“暗扣”二字。“暗扣”導致醫患不信任,關系緊張,還導致醫生之間互相攀比收入,處方越開越大,檢查越開越多,嚴重加重了百姓負擔,為人們所詬病。不管這個傳言是否屬實,這個頑疾都應該被政府及早納入新醫改的議事日程中。

“現在農村鄉鎮衛生院和城市社區醫院都實施了基本藥物制度,基藥的價格幾乎被擠干了水分。醫生開藥回扣問題主要集中在二級以上大醫院,這個現象比較普遍。”省內一家三級醫院院長介紹說,現在二級以上大醫院雖然也實行了招標購藥、集中采購,但中標藥品價格仍然比較高,同一種品牌的藥,零售藥店的價格平均要比大醫院低出10%-20%,因此藥企仍然有給醫生回扣的較大空間。

南京一家藥企銷售部經理告訴記者,我國醫藥企業總盤子與美國差別不大,但我國批發流通企業有1.2萬多家,而美國只有幾十家,不少小型藥品流通企業運行成本高效率低,缺乏規模效益。目前藥品從生產廠家出來流通到百姓手里,經過多少個環節、加了多少利潤搞不清楚。

他認為,最理想的辦法是國家相關部門核實每種藥品的成本價,然后分別給藥品生產商、批發商、醫院一定的合理利潤空間,擠掉中間流通環節的水分,這樣才能真正讓百姓受益。

該信息來自全網整合,僅供參考,請按實際藥品說明書或在藥師指導下購買和使用。lovebet注冊

相關推薦

2018-07-30T12:43:50
{ganrao} 甘肃体彩11任选5玩法 北京11选5计划网站 3分彩走势图 杭州11选五开奖结果 新五丰股票 极速赛车技巧 江苏快三号码开奖 排列三开机号试机号10 浙江6+1奖池总额 股票开户最低多少钱 内蒙古11选五5中奖助手 新疆喜乐彩最新开奖号查询 正版蓝月亮二四六精选 奇趣腾讯分分彩官网app 中国福利彩票东方6十1开奖 股票涨跌谁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