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參一路高漲 山西煤老板也來囤集中藥材澳盤即時
2018-07-24T16:28:45
澳盤即時

中藥材的價格與氣候和政策有極大的關系,從去年到現在,全國范圍內的惡劣氣候導致國內主要中藥材生產基地都出現了減產或者絕收,這直接導致了中藥材價格的上漲,雖然這種“天災”導致的影響我們無法采取積極有效的措施應對,但是對于從去年開始的游資炒作我們一直沒有拿出及時有效的對策,這使得有些中藥材價格暴漲近10倍。

如果說因為氣候的原因造成的中藥材價格上漲使之前沒有得到重視的中藥材價值得到充分體現,那么游資炒作帶來的價格漲幅就遠遠超出了中藥材本身的價值,使中藥材的價格與價值出現背離。其實要打擊游資炒作,比較容易的做法是政府要對一些中藥材進行儲備,當游資因為囤貨的原因導致其價格上漲時,政府可以及時將這些儲備投放市場以平抑價格。

遺憾的是,政府并沒有采取這樣的方法。近期發改委藥品價格評審中心和中藥協會擬共同組成調研組,赴藥材產區、藥材市場和中藥企業開展調研,這雖然是一個好的開端,至少證明了政府開始重視中藥材漲價事件。但是由于我國中藥材種類繁多,難以面面俱到,因此從經常被游資炒作導致價格高昂的藥材開始調研可以得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太子參價格一年多漲十余倍 山西煤老板跨行來囤中藥材

7月12日上午,在磐安新渥中藥材市場,當地2000多名藥農和“販子”(指藥材中間商)在市場地下一樓由車庫臨時改建的集市進行交易。作為“販子”之一的浙江磐安浙貝母合作社負責人陳雙福,在巡視完整個集市后,謹慎地采購了五六噸元胡和白術。對陳雙福來說,現在是“淡季”,以觀望為主,不能輕易出手。

回到兩個月前,,正是浙貝母新鮮上市的季節,這個由車庫改建的一萬多平方米的集市,半天可以吸引近萬名藥農和中間商進行交易,一個集市半天下來各類藥材的交易量達到53萬噸!現在各種藥材價格處于高位,藥商的觀望氣氛越來越濃,瘋狂的中藥材交易逐漸轉向清淡。

多種高價中藥材有價無市

從年后的45元/公斤,到5月份最高的90多元/公斤,“浙八味”之一的浙貝母經歷了一輪瘋狂漲價之后,似乎慢慢回歸理性。

位于磐安新渥鎮的中藥材市場,是浙江最大的藥材交易市場。每月逢2、5、8日,是磐安重要的中藥集市。藥農們把新鮮的藥材拿到集市上賣,“販子”挑好藥材,拿到別的地方賣,有時候也幫大客人收購和囤貨。

“最近生意不好做,價格雖然還在高位,但基本有價無市?!痹諦落滓┎氖諧〉募猩銑鍪坌孿收惚茨傅囊┡├俠釧?。除了浙貝母,在經歷了一輪輪瘋狂漲價之后,處于高位的多種中藥材大部分有價無市,恐高情緒正在藥商之間蔓延。

安徽亳州中藥材市場的經營戶王先生說,去年2月,他幫一個老板囤了40噸山萸肉。當時山萸肉的市場行情是22元/公斤,下半年漲到過60元/公斤的高價,品質優良的山萸肉攀到了70元/公斤。不過這個老板看好行情舍不得出手,“現在的市場價雖然還有50元/公斤,不過已經沒人敢接手?!?/P>

溫州的投資客秦先生,去年8月份高點購入了20多噸白術,當時的市場價格為42元/公斤。不過今年上半年開始,白術行情開始走低,現在白術的價格為32元/公斤。

“很多人,去年賺的錢估計都要吐回去了?!背濾8鋅?。

一年前,在太子參、金銀花、田七等中藥材的領漲下,中藥材成為各路藥材商、投資客普遍看好的最有投資價值的商品之一。

幾個月內10噸太子參賺了40萬

前年的冬天特別冷。受凍害天氣影響,從前年冬天開始,中藥即將漲價的消息在業內流傳。

做了多年中藥材生意的陳雙福隱約覺得時間到了,“當時太子參的市場價格一直徘徊在30元/公斤左右?!背濾R悅抗鋝壞?0元的價格囤了10噸太子參。

沒過幾個月,太子參果然“不負眾望”,開始發力。從前年下半年的30多元/公斤開始,一路上漲到40元/公斤、50元/公斤……短短幾個月,已經飆升到了60元/公斤的高價。

在眾多藥材商和“業外人士”瞅準太子參打算大規模購入的時候,陳雙福覺得太子參的行情已經到頭了,于是以每公斤60多元的價格果斷拋掉了手上的10噸太子參。短短幾個月,凈賺40萬!

但是后來太子參的表現完全超出了陳雙福的預料。到去年下半年,太子參一度達到了380元/公斤的高價。短短一年多時間,這味非常普通的中藥材狂漲了十多倍!

山西煤老板囤起中藥材

在陳雙福身邊,去年有很多朋友靠中藥“發了家”,“一開始都是做中藥材的人囤貨,后來眼看行情越來越好,很多其他行業的人紛紛加入進來?!?/P>

陳雙福說,這些后來加入囤中藥材的大軍,除了藥材商的親戚、朋友,還有來自房地產等行業的人士主動介入,“手上有幾百萬資金的很普遍,有幾千萬資金,甚至上億元資金的大客戶也有不少?!?/P>

陳雙福記得,一個對中藥材一竅不通的親戚,去年在56元/公斤的時候跟風購入了10噸太子參,380元/公斤的高點出手,凈賺300多萬元。

從事房地產的周士先(化名),得到中藥材將要漲價的信息,前年從產地拉了十多車皮白術,囤在河北安國中藥材市場。當時白術的行情一直很低迷,市場價格在8元-9元/公斤。周士先的瘋狂行為還一度淪為身邊朋友的笑資,大家都認為他瘋了。

不過去年上半年白術開始發力,到去年8月份已經漲到23元/公斤。周士先看時機差不多委托安國市場的藥商出貨,凈賺近200萬元。

在磐安新渥中藥材市場做了20多年市場負責人的陳家仁發現,今年上半年,市場里的人流量比往年明顯增加,“而且有很多生面孔?!?/P>

通過觀察,陳家仁發現,這些陌生的藥材商中,很多來自河北、湖北以及湖南等地區,“這些藥材商背后,是很多手握大量資金的大客戶?!?/P>

陳家仁說,中藥是比較專業的行業,行業外人士介入中藥材市場,一般會委托中間商物色藥材品種,并從中間商那里了解到實時行情,瞅準機會出貨。

在安徽亳州中藥材市場,從去年開始,山西煤老板成為市場內一股重要的資金力量,“除了漲得比較好的品種,他們也會囤一些偏門的中藥材,比如山萸肉?!筆諧∧詰囊晃瘓?。

引發種植熱情擴大種植規模

去年價格大漲的農產品,今年大都出現價格暴跌的行情,在山東金鄉,去年這個時候,農民售出大蒜的價格是3.5元/斤,今年已經降到了0.7元/斤。中藥材是否也會重蹈大蒜的覆轍?

從年初的45元-50元/公斤,到6月份將近90元/公斤,浙貝母走出了一個近三年內的高價。去年新渥當地浙貝母的種子市場價在20元-24元/公斤,今年,因為行情好,種植熱情大漲,種子價格漲了一倍。在新渥中藥材市場,新鮮的浙貝母種子售價在40元-44元/公斤。

藥通網的中藥材分析師鄭先生說,今年隨著生產的逐漸恢復,以及新貨上市,5月份以后藥材價格開始走穩,部分前期處于高位的品種出現回調,“現在中藥材價格正處于有價無市的境地,有些賣家急于出手,但買家處于觀望狀態,怕自己接到最后一棒?!?/P>

陳家仁說,雖然今年行情很好,但并不打算擴大生產規模,“以前問別人家租一點地種種,不過明年的行情還很難說,今年不打算再租?!鋇獠⒉灰馕洞蟛糠值囊┡┗嵊姓庋睦硇苑治?。據了解,在國內一些主要的中藥產地,藥農都在擴大種植面積,比如四川巴中的藥農今年爭相種植金銀花和田七;素有“藥材之鄉”美譽的云南,正大面積擴種三七、八角、燈盞花、天麻等中藥材。

如何扼殺“藥你命”

不到兩年時間,一公斤黨參從9元暴漲至今年6月的90元,一公斤太子參從30元暴漲至近400元,漲幅均達十倍……近段時間以來,中藥材出現新中國成立以來最猛的一輪漲價高峰,向來以“平民”角色出現,以“簡、便、驗、廉”示人的中藥,搖身一變成了“貴族”,被人們戲稱為“藥你命”,與“蒜你狠”、“姜你軍”齊名。

那么,“藥你命”究竟有多可怕?我們有辦法扼殺這個怪物嗎?

中藥漲價麻煩很大

梳理此次中藥材價格暴漲的原因,需求的增加、野生藥材資源的枯竭、極端天氣的影響、種植成本的上漲,都是重要因素。但快報記者在最近的調查中發現,在本輪中藥材漲價過程中,游資的囤積炒作也扮演了關鍵角色。

去年以來,隨著國家房地產調控的加碼,以及A股市場的持續低迷,民間資本的投資渠道受到了很大制約,相對處于價格洼地的農產品,陸續成為游資炒作的對象,從大蒜到生姜再到蘋果,無一逃過游資的侵襲。同屬于農產品的中藥材,由于價格并不在政府監控范圍之內,自然難以幸免。

同時,游資之所以“得逞”,主要在于中藥材產地集中,產量不穩定,易于操盤。一種中藥材主要產地只在幾個縣的區域內,因此控制上游種植資源相對容易,500多種常用中藥中,很多只需幾千萬元資金就能控制住產業鏈,即便像甘草這種用量較大的中草藥,幾個億的資本也足以控制局面。

但是,相比大蒜、生姜,中藥材價格異動產生的麻煩可謂不小。

最大的麻煩在于,屬于農產品范疇的中藥材不受國家監管,但醫院和藥店銷售的很多中成藥,則被列入國家基本醫療目錄,即使面臨原材料漲價,也是不允許違規提高價格的。

這樣一來,中藥材暴漲之后,制藥企業為了保證正常經營,要么被迫降低藥品投料標準,降低藥品質量標準,直接影響藥品的療效,危害用藥人群的身體健康;要么停產減產成本壓力較大的藥品,導致很多常用中成藥缺貨乃至斷貨,病人面臨無藥可吃的局面。

如若出現這般情景,價格瘋漲的中藥材,就很可能真的變成一只“藥你命”的怪物。

中藥材身份之變

中藥材價格暴漲帶來的風險,也引起了政府部門的高度關注。

昨天,國家發改委正式發出通知,責令54戶中藥材經營者將100萬公斤黨參限期限價出售,并要求各地切實加強中藥材市場價格監管,嚴防囤積炒作行為發生,保持中藥材價格基本穩定。

發改委此舉,一時引起多方爭議,有法律界人士表示,黨參不屬于政府指導價商品,因此進行價格指導沒有依據。

但中國中藥協會有關人士表示,黨參作為最基本的中藥材之一,是生產許多成品藥的原材料,具備關乎國計民生的特殊商品特性,而一般的農產品沒有這個特殊性,因此,發改委對市場異動進行管理有理有據。

這樣的爭論,正好切中中藥價格亂象的命門。

長期以來,由于中藥材被劃分為農產品范疇,因此國家從未對中藥材制定過政策指導價,更沒有像糧食等農作物一樣建立國家儲備。

業內普遍認為,中藥材作為關系國民健康的特殊商品,其價格的基本穩定事關上下游產業的健康發展,事關人民群眾用藥的基本需求。因此,中藥材價格不能毫無約束,國家有關部門應盡快制定中藥質量標準和政府指導價格體系。同時,可依照國家對糧食儲備管理的模式,建立國家中藥材儲備庫,從而應對公共衛生事件和中藥材價格波動等不正常時期平抑藥價。

日前,浙江省物價局有關負責人在接受快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浙江省物價部門目前正在建立對中藥材的監控體系,并有可能出臺相應的監管措施。

從普通的農產品到受到價格監管的特殊商品,身價暴漲的中藥材正在經歷一輪身份的轉變,最終能否擺脫“藥你命”的惡名,取決于政策制定者和市場參與者的決心和智慧。

該信息來自全網整合,僅供參考,請按實際藥品說明書或在藥師指導下購買和使用。澳盤即時

相關推薦

2018-07-24T14:04:35
{ganrao} 闲来麻将赚钱 网上兼职赚钱方法 财神捕鱼游戏技巧打法图解 天天捕鱼游戏手机版 南京硬腿子麻将app 江西多乐彩今天开奖彩经网 网上长期挣钱的方法 单机不用流量捕鱼游戏 单机四川麻将血战免 豪利棋牌官网 台湾8点40福彩开奖记录 国外nba直播平台 棋牌游戏? 福彩开奖号码多少 网上手机捕鱼游戏平台 2020中超开赛时间